Bigindicator

Territory Take Over

Event  |  Reviews  |  Comments
20140819184614-c061
Territory Take Over, 1994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IT PARK
Territory Take Over

2F., No.41, Yitong St., Zhongshan Dist.,
10486 Taipei City
TW
March 5th, 1994 - March 26th, 1994
Opening: March 5th, 1994 6:00 PM - 8:00 PM

QUICK FACTS
WEBSITE:  
http://www.itpark.com.tw
COUNTRY:  
Other (outside areas listed)
EMAIL:  
info@itpark.com.tw
PHONE:  
+886-2-25077243
OPEN HOURS:  
Tue. ~ Sat., 1:00pm ~ 10:00pm
TAGS:  
installation

DESCRIPTION

創作自述

透過實地的田野調查,採集取樣,以實驗性質來觀察本土,測量本土,以作為歷史測量的基礎。首先,從自然傷害症候群的遭受程度作一取樣測量,採取樣本後歸納辯證,主要是以身體(自然、自然(工業物、工業物(身體之三度向量的互動關係作為樣本,行動及過程跟結果同樣重要,結果的意義並不因作品的消之而散失,而是埋葬在集體記憶中流放。再者就身體回憶、歷史記憶與土地間的異化及疏離作一測量,最後則進入本土歷史上的文化稼接,及斷裂和中原臍帶切割、殖民與佔領之曖昧思考和西化、現代化之歷史宿命中作一測量。

本土佔領行動
◎ 荷蘭佔領時代1624~1662(登陸地點-安平古堡):
荷蘭在與明鄭議和的1624年八月二十六日放棄澎湖,向東航至台灣海峽,從台灣西南的鹿耳門進入台江抵大員(Tayouan)今安平港登陸,佔領安平、台南一帶。
姚瑞中到此一遊,撒尿佔領此地。

◎ 西班牙佔領時代1626~1642(登陸地點-社寮島):
明大哲六年(1626),西班牙于馬尼拉總督府施爾瓦(Fernamdo do Silva)派卡黎尼奧(Antonio Carreno do Valdes)率大帆船(Galera)二艘,舢舨十二艘至台灣。五月十一日抵三貂角(Santiage),十二日進雞籠港,名之「至聖三位一體」,十六日在社寮島舉行佔領儀式(即今和平島)佔有北部。
姚瑞中到此一遊,撒尿佔領此地。

◎ 明鄭時代1661~1683(登陸地點-鹿耳門):
鄭成功從廈門出發經澎湖於1661年五月一日登陸鹿耳門。至西元1662年二月一日圍攻熱蘭遮城,正式佔領台灣,並與熱蘭遮城總督菲特力(Frederik Coyett)揆議定十八條條約,至此明鄭控有全台。
姚瑞中到此一遊,撒尿佔領此地。

◎ 清領時期1683~1895(登陸地點-赤崁樓,明鄭行政中心):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清廷任命福建水師提督施琅攻台,進逼澎湖。清軍以澎湖南方的八罩島(今望安)為根據地,奪取澎湖外海外的虎井、桶盤二嶼。左翼直擣雞籠嶼砲台,右翼進攻牛心澳,佔領澎湖。鄭軍劉國軒戰敗,逃回台灣。全台震驚,幼主劉克塽降清,上表請降。同年八月十三日,施琅登陸安平進行交割。至此明亡,台灣納入滿清版圖。
姚瑞中到此一遊,撒尿佔領此地。

◎ 日據時期1895~1945(登陸地點-澳底):
西元1895年中日馬關條約,台灣割讓日本。日本命今遼東的近衛師至台灣進行交割。日本海軍大將樺山資紀為台灣總督,清以李經方為全權委員,於六月二日在基隆港外首次完成交割。在此之前,五月二十二至二十三日由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軍隊,於二十七日與樺山總督會合。從三十日至三十一日,近衛部隊在澳底登陸完畢,逐行攻佔全台。
姚瑞中到此一遊,撒尿佔領此地。

◎ 國民政府時期1945/10/17~2000/3/20(登陸地點-基隆港,圖為清朝所建防衛基隆之大砲):
國民政府收復台灣(依開羅會議),於1845年十月十七日,移陸軍七十軍登陸基隆港(軍長陳孔達)。統治台澎金馬。
姚瑞中到此一遊,撒尿佔領此地。

【手扎雜記1994.01.26】
身體成為一種回憶,流放在歷史龐大的重要漩渦中,想努力掙脫卻愈被吸引進去,循環演生出逃避的本能衝動,逃避現實壓力,而將慾求建立在自我構築的烏托邦內,自慰般的滿足虛幻的夢想,然後藉對此夢想的回憶,沉溺在茫然不知重心的失重場中,找尋可供立足的座標。無所謂正反左右,又怎會在無飄盪或者沈淪。

一直在抽離某些東西,也許是回憶,也許是慣性,逐漸因抽離而變得消沈,甚至冷漠。不再對自己挑釁,找不到可供對立的藉口,一直地逃避、跳脫,只不過是傷痕的增加與決裂的擴大罷了。

環繞在周遭包圍著自我擴張的意識形態,種種引發的對立、矛盾、衝突下的統一,是瀕臨精神名裂的緊張狀態,這些焦慮與悲傷,成為日常生活中潛藏的瘧疾,感染他人非我所願,卻也無法制止自我毀棄的例行公事。

生命中的悲傷,並非我們生下然後死去,而是我們每天都在回憶中死去,毀棄成為昇華的手段。

支解成為一個成人的方式,那是必經的階段,無論痛苦或傷悲,祇是預早體現死亡的必然分離。

認真大便,認真小便,認真生活。

--------------
FOR MORE ARTWORKS please link to
http://www.itpark.com.tw/exhibition/data/88

ArtSlant has shutdown. The website is currently running in a view-only mode to allow archiving of the content.

The website will be permanently closed shortly, so please retrieve any content you wish to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