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ET now open! Chicago | Los Angeles | Miami | New York | San Francisco | Santa Fe
Amsterdam | Berlin | Brussels | London | Paris | São Paulo | Toronto | China | India | Worldwide
 
New York
















世界近代艺术史20 陈源初著

 

 

 

 

 

 

 

 

分享

 

Posted by Yuan Chu Chen on 6/12








韩利诚 陈源初的世界主义

 

陈源初的世界主义  

韩利诚   现任民盟宁波市委会副主委,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兼宁波美术馆馆长,宁波市政协委员

 

对陈源初先生的作品,一个感受,他确确实实是我们大陆,改革开放以后,到国外留学,这么一个长时间居住在国外的这么一个艺术家,所以我感觉到,他对于很多的中西艺术的交融,对中西艺术的探索,比一般我们现在在国内或者在国外的艺术家,理解得更深,也更广。

这个意义也就是说他是有世界主义,这么一个眼光和高度来,确实是这样。我们有一些搞当代艺术的画家,在他的作品当中很容易看出,中国书法和中国画那种技法,很容易看出来。那么同西方的油画结合。

 

但是在他的绘画当中,我们看不到,直接看不到东方的中国画的元素,看不到,但是深层次我们可以看到,他把中国画的创作的一些理念,一些思想,融入到西方绘画当中。这个我感觉是非常突出的。所以在里面中国绘画当中的一些深层次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还有一种西方的后现代主义,包括陈先生自己讲的,生态理性主义,自然主义等等,都有机的结合,糅在一块儿,表现出有现代物理学、现代科技作为支撑的这么一种图象。所以我看到很多层次,就像一位理论家讲的,基于欧洲的,基于量子物理学发展的一种高度,从这么一种哲学高度来处理他的绘画,来突出他的绘画语言,所以他有很多独到之处。所以我们看他的画,就很有味道。

 

 

 

 

 

 

 

 

 

Posted by Yuan Chu Chen on 5/25












陈源初内心世界的思考 宋文翔

 

陈源初内心世界的思考   

宋文翔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现为宁波美术馆学术典藏部主任,艺术家、艺术批评家,主要从事艺术批评、美术理论研究和绘画创作。

我看陈源初先生的东西,非常自我。这个画面一看就很自我的东西,整个画面的视觉不是我们常规的那种思维定势,两者的冲突,一者首先是陈源初本身思考,他自己思考的东西,有一种很大的冲突。另外一方面,画面本身的,我认为语言的冲突,比如像这本画册里面有很多作品,本来我感觉,如果陈源初不是很具像的画,有些很小的东西很具像的画,我感觉是很舒服的东西。但是如果陈先生画了一些,比如说飞鹤之类的,又有一些很具像的东西的话,就本身陈源初这个画面的趣味和这种,我们说的意象的东西和具像的东西,就发生很矛盾的冲突。所以我觉得有点很奇怪。这个可能,我在读陈源初先生的一些文章,和一些评论家给他写的文章当中,我就会发现,这本身是属于陈源初自己的创作,内心世界的思考。这个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就理解了。

 

 

Posted by Yuan Chu Chen on 5/13




YUan Chu Chen 心若无恙,奈我其何

 


简单,是一种精神,一种高贵,一种令人心仪的气质。
简单做人,简单做事,简单生活。

 

 
耐得住寂寞,人生就会有深厚的积淀;
耐不住寂寞,就会在浮躁中挥霍宝贵的生命。
如果寂寞是成功必经的阶段,那么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看你怎样去度过它。

\

 
 
 
邂逅真正的自己,是人生最大的惊喜。
红尘一步,泪珠一滴;一滴泪珠,一寸成长。
成长,接纳了别人,忘却了自己。

 

 
 
生活中的很多烦恼,就是源于我们不能体谅。
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
生活,很多时候,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


心若无恙,奈我其何。
 


 
 

 
 
我们都只是一株小草,看不透神秘的未来,也改变不了无奈的过去。
即便是现在,也只能跻身于丛生的间隙之间,耗着仅有的坚强。

 

 
 
做人恰到好处,是人生的最大学问;
把握做人的分寸,掌握做事的尺度,
日积月累,便会在一分一寸中叠加起人生的高度。


 
 
 
谁不虚伪,谁不善变,谁都不是谁的谁。
又何必把一些人,一些事看得那么重要,
想得开,再灰暗的事也有光明,想不通,再美好的事也有阴暗。
时间万物,相依相存。

 

 
 
我们渴望简单,简单地走,简单地爱。
却只是身不由己纠结在复杂的迷途。
 
 
 

Posted by Yuan Chu Chen on 5/5












李公明 陈源初的艺术语言

 

 

陈源初的艺术语言  

李公明   

毕业于华南师范学院历史系,广州美术学院任中国美术史教师。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作短期访问学者。曾任何香凝美术馆(深圳)艺术总监。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学系主任

陈源初先生的画令我想起一个话题,关于中西方、游牧身份,我都非常同意。我想从个人谈一些非常不成熟的看法。

    首先是这一类,把自然和人物形象叠加,这样一个图式,近年来每当我看到这一类图式的时候都想到一个想法,可不可以从人与自然在当代的政治自由主义的理念和情境下进行一些解读,当然这种解读未必跟艺术家本人,他们曾经产生过的思维活动完全的能够吻合,但是我就想探讨这一点。

    另外一个是在读者和受众的心目中,这一类图式语言,他们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心理活动。我之所以考虑这个背景,是因为近年来,特别关注的是人与自然环境,特别是中国自然环境的破坏的问题。过去我们说,国破山河在,现在国没有破,山河已经不在了,已经没有了。所以在不知觉的这样一个,我并没有把陈源初的中国山水画看作是怀旧、乡情,我不知道我这种不以为,是对还是不对。我更多看作是对自然的关怀,我记得在17世纪荷兰的自由主义,早期自由主义的先驱,斯迪诺桑(音译),特别关注人和自然。他提出一些早期自由主义的理念的时候,是把人的权利和自然的权利放在一个平等的层面上考虑。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他的哲学思想理念,从泛神论的思想,到18世纪的浪漫美学、文学、英国的湖畔派,都把人和自然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看。属于从这个角度切入,是不是可能摆在一个17、18世纪的一群保守主义者中间,他们比较喜欢用过去的田园的诗意来对抗大的社会的工业化的变动。但是我觉得陈源初不可能是那样的人,他生活在现代社会,他有他的经历。所以我更多看成,自然环境受到无可奈何的破坏之后,人的忧伤。包括陈源初画上人的面孔的形象。

    当然这样一种解读是否是具有它的合理性,我觉得可能更多的要做一个关于这一类图式的受众的调查研究,看看在他们的心目中,不同的读者,他们曾经对自然有什么关怀,他们对自然和人的权利的这样一种互相的关系,究竟有什么想法。

    但是我想,无论如何,从当代的自由主义跟古典自由主义之间,他们有很多重合,也有很多的不一样的冲突的地方。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特别关注到,当代中国自由主义与环境绿色和平保护,这样一种理念之间,他们有很无内在的天然的盟友的关系。在今天的中国提倡保护环境,往往与批评政府的GDP的政绩观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事实上我们现在面对的大自然,都不再存在,我们剩下的只有在古典诗歌里面。在当代艺术里面是不是能找到一条途径,寄托人们这样的怀念,其实这个怀念里面更多的是包含着对社会的批判性的态度。所以假如我们用政治经济学的领域来切入,像类似陈源初先生这样一种艺术语言图式的话,会不会我们也能够获得另类的收获。

 

 

Posted by Yuan Chu Chen on 5/1





Copyright © 2006-2013 by ArtSlant, Inc. All images and content remain the © of their rightful owners.